纺织业供给侧改革:只有过剩的企业,没有过剩的产业

“只有过剩的企业,没有过剩的产业”

  ——纺织业供给侧改革的长乐表达

  地处福州新区核心区的长乐市,不产一棵棉花。但凭着长乐人爱拼敢赢的闯劲,这处“无棉之乡”却崛起了费孝通先生喻称的“草根工业”——纺织业,并渐渐成长为千亿级的“参天大树”。2013年,长乐纺织业总产值突破千亿元,成为我省及国内县域少有的千亿产业集群之一。

  今天,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全国纺织及服装产业总体产能过剩的背景下,拥有巨大体量的长乐纺织,日子好过吗?会出现企业大面积亏损、停产吗?

  近日,记者实地探访发现,长乐纺织虽非“风景这边独好”,但依然平稳前行:201 5年长乐纺织业实现产值1450亿元,其中,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产值1389.13亿元,同比增长8.6%;今年1-2月,长乐纺织业用 电量同比增长1 2%。这让人们对长乐纺织的前景,信心大增。

  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主们说,虽然经济形势严峻,但大家都还撑得住,关门的企业只是个别。

  “我们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稳住基本面,保证纺织业平稳发展。纺织业平稳了,整个长乐经济就平稳。所以,去年,我们对全行业进行了全面梳理,抓龙头、抓重点。同时,不新上纺织项目,严控产能。”长乐市委书记王绍知说。

  面对去产能、去库存的艰巨任务,长乐市政企两界的认知很清醒。记者走访长乐市党政负责人、主管部门、企业家、行业协会等,得到的强烈感受是:他们从当地的实际出发,对当前长乐纺织业面临的困难与出路形成一系列共识,对供给侧发力有着自 己生动的见解,并付诸实践。

  创新驱动,企业如何作为?

  恒申集团由力恒锦纶、恒申合纤等7家实体企业组成,是目前全球最大、产业链配置最先进的锦纶聚合、纺丝以及氨纶生产企业之一,被誉为“中国的巴斯夫”。而它成立至今不过13年时间,何以能做大做强?靠的是创新!

  锦纶是很多服装的普通原材料,但恒申却做出了不普通的产品,它持续在差别化、高端化上发力,已经成为国内锦纶行业中唯一完成“锦纶6聚合切片—锦纶6纺丝—锦纶6弹力丝—经编花边织造—染整”五道产业链整合的企业,且为国家减缓了高端差别化锦纶丝进口的压力。2015年,他们就推出新产品30多个,其中,尼龙凉爽纱、扁平纱、分纤母丝等特色产品广受欢迎,产品附加值比常规产品提高10%以上。

  “企业的竞争归根结底是创新能力的竞争。”公司副总经理陈立军告诉记者,公司每年都保持巨额的资金投入,用于新品研发。目前,已获得175项专利,其中发明专利4项、实用新型专利168项、外观设计专利3项。得益于此,恒申合纤去年产值一举突破100亿元,成为长乐市继金纶高纤之后的第二家百亿企业。

  金纶高纤同样一直在拼创新。去年,他们攻关开发出新产品——涤纶有色丝,大受市场欢迎。“与常规涤纶丝相比,有色丝色泽非常鲜艳,而且不需要再进行印染,更加环保。这个产品是国内领先的,我们目前是小批量生产,一天100吨,供不应求。”副总经理张善鸣说。

  恒申集团董事长陈建龙说:“产能过剩、行业发展面临挑战,既是‘危’也是‘机’。这是一次洗牌机会,抓住机遇、渡过难关就好了。就像八仙过海,过了海就是神仙。”

  要想不“被过剩”,能“渡海”,关键就看企业“内功”深厚不深厚。无疑,这需要创新力支撑。

 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很多企业发展乏力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成本高企,工人用得多,生产效率不高。对此,长乐纺织企业纷纷实施“机器换工”,由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转变。这样做虽然短期内投入较大,但从长远来看,比较收益更大。

  福建锦江科技公司旗下的景丰科技是长乐“机器换工”的先行者之一。过去,3个车间18条生产线,一天可生产锦纶长丝150吨,但从产品下架到存放入库、出货等环节都是人工操作。去年,景丰科技投入1.6亿元,在国内同行业中率先从德国引进了一套自动化生产系统,彻底改变了这种状态。仅以“自动化立体仓库”为例:有1.6万多个库位,可储存产品8000吨,占地面积只需要3000平方米,传统仓库储存同等数量产品却需要占地1.2万平方米。同时,还实现了数字化管理,库中产品都经过数字化编码,只要点击电脑,选择相应编码,产品就会被自动输送到仓库出口。

  目前,长乐棉纺行业已经基本完成“机器换工”,共配置自动络筒机约2100台,总投入约36亿元,节约用工约1.32万人。棉纺行业产能600万锭,平均每万锭配置自动络筒机3.5台,每台自动络筒机装备投资172万元。“机器换工”带来的效益让用工水平从技术改造之前的58人/万锭下降到目前的36人/万锭,大大提升了劳动生产率。

  “要想不被‘过剩’,关键就看企业内功深厚不深厚。这需要创新力支撑。”“产能过剩,既是‘危’也是‘机’。这是一次洗牌机会,抓住机遇、渡过难关就好了。就像八仙过海,过了海就是神仙。”

  优化环境,政府如何发力?

  纺织业是长乐市第一大支柱产业,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,对于长乐稳定经济基本面非常重要。

  在长乐,市领导和企业家常说这句话:“只有过剩的企业,没有过剩的产业。关键看你有没有竞争力,能不能经受得住危机和考验。”

  企业在经受考验,政府就必须服务到位。

  2015年,仅长乐市本级财政就投入资金3.5亿元,并落实各项惠企政策资金4.7亿元,扶持企业发展。他们还出台《关于推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》《关于公共建设领域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工作意见的通知》等政策,鼓励、引导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并积极探索市场化运作方式。

  设立“海峡·长乐周转贷”就是一个创新之举。去年2月,长乐市政府与福建海峡银行合作,开设了全省首个政银合作产品——由长乐市政府出资2亿元作为风险保障金,海峡银行提供20亿元贷款规模,对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给予应急贷款支持。

  峰院针织去年有一笔2000万元的银行贷款即将到期,却一时难以筹足资金。“如果不能按时还贷,企业信用等级就会受到影响,以后贷款就更困难了。以前只能向民间高息借款‘过桥’,得多掏几十万元!”董事长林宜院说。

  幸好,有了周转贷,难题迎刃而解。他向市经信局申请周转贷借款2000万元,顺利按时还了原贷款,信用度得到了保障。

  “对企业而言,周转贷降低了资金成本,保障了企业信用,为正常经营筹集了充足资金;对原贷款行而言,企业贷款可以按期收回,避免了不良贷款;对政府而言,原贷款行提前批好了续贷手续,企业也做了担保,既保障了周转贷的放款安全,也极大地支持了企业发展,实现了三方共赢。”长乐市市长王松说。

  这样的金融创新服务在长乐还有很多。工行“小企业设备按揭贷”、建行“税易贷”、华夏银行“针织通”等创新产品先后落地,帮助企业渡过了难关。

  各方力量多管齐下,企业“补血”源源不绝。去年底,长乐市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达709.05亿元,同比增长13.54%,成为福州辖区首个贷款突破700亿元大关的县级市。其中,纺织业贷款余额345.49亿元,占企业贷款余额的70.57%,同比增长10.40%。长乐市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.74%,低于全省、福州市水平。

  为企业补办产权证,推出征信服务,是送给企业的又一个“温暖礼包”。过去,由于历史原因,为了项目尽快上马,一些项目未批先建、开工生产,导致当下一些企业有厂房却没有产权证。为此,去年9月,市政府专门出台《长乐市工业建设项目房屋产权证补办办法(暂行)》,帮助企业解决历史遗留问题。

  “由长乐市行政服务中心牵头组织规划、建设、消防等部门,对违建厂房进行综合评价,整改合格了才能补办产权证。这样,既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,又消除了安全隐患。有了产权证,企业融资也就通畅了。”常务副市长王国晓说。

  长乐市行政服务中心负责人介绍,截至目前,共有99家工业企业前来申报产权补办事宜,涉及补办面积约130万平方米;已有18家工业企业向房产交易窗口申请20宗房产证办理事项,办结16宗,办出产权证面积21万多平方米。该中心还牵头有关部门践行“马上就办”,实行并联审批、容缺预审,缩短时限达32个工作日,提速增效。

  金强科技公司此次补办了4栋厂房的产权证,共补办建筑面积1.6万平方米。拿到产权证后,企业负责人感慨道:“这次市里从企业的实际困难出发,出台利好政策,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。”

  “纺织业平稳了,整个长乐经济就能平稳。”“只有过剩的企业,没有过剩的产业。关键看你有没有竞争力,能不能经受得住危机和考验。政府必须服务好企业。”

  转型升级,产业如何推动?

  跳出企业层面,从整体上审视长乐纺织业,虽然“大”,但也有“短”。从产品结构看,中低端产品占比偏高,高附加值的占比偏低;经编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的3/5,但经编机却都是依赖进口;化纤在全国同行业中地位举足轻重,但原料全部由外地供应,瓶颈制约凸显。

  产业的短板,也就是产业发展的痛点。排除痛点的唯一途径就是,补齐短板,延伸产业链;筑牢链条,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。这几年,长乐市在此方面的努力成效初显。在纺织机械市场异军突起的鑫港纺机,就是突出代表。

  长乐是中国最大的经编产业基地,但过去经编机一直由德国卡尔迈耶公司垄断,产业发展的“喉咙”被卡住。老纺织人、鑫港纺机董事长郑依福不服这口气,带领技术团队一心攻关,终于打破垄断。

  2005年,鑫港纺机自主研发的第一代产品HGF43-1-24多梳栉带压纱板经编机面世,填补国内空白。创新无止境,10年来,鑫港纺机先后推出7代共20多款产品,获50多项国家专利。其中,有6款产品被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鉴定为“综合性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”。

  去年6月,鑫港纺机推出全球首款多梳栉高速经编机XGH10,填补全球纺机市场空白。“在这之前,高速经编机特点是运转速度快,但不能提花,只能织一些简单的网状和横竖条纹;多梳栉提花机可以织出多种多样好看的面料,但运转速度慢。我们自主研发的XGH10很好地结合了两者的优点,不仅运转速度快,还能编织出花色,是跨界产品,所以受到市场追捧。”鑫港纺机总经理郑春华介绍说。

  世界一流的技术,加上突出的成本优势,让鑫港纺机迅速崛起,成为行业内的领跑者。目前,鑫港纺机已占据国内市场70%的份额、长乐市场80%的份额。

  鑫港纺机的崛起,不仅让长乐纺织业延伸了链条,更重要的是其自主创新产品的持续推出,降低了行业成本,直接带动了长乐经编产业的繁荣。过去,买德国设备一台要上千万元,现在,在家门口花两三百万元就可以买到媲美国际先进水平的顶尖设备,这样高性价比的生意,当然有人做。

  长乐市经信局负责人介绍,2015年该市经编行业25家企业进行“机器换工”,投入资金约2.08亿元,主要就是用于购置130台鑫港纺机研发的经编机。如果没有家门口的鑫港纺机,这样低投入、高回报的换工不可能实现。

  得益于鑫港纺机的贡献,前几年,在整个纺织服装行业不景气的情形下,我国经编业依然保持了高达20%的增速。2015年,受国际国内市场需求不足等因素的影响,经编行业下行压力骤然加大。不过,长乐经编业仍然总体平稳。2015年,全市针织业(大部分是经编企业)实现产值228.77亿元,同比增长0.9%。

  在产品线上,长乐纺织业也在不断拓展品类。特别是在化纤行业,已经呈现出做大做强之势。

  过去,生产锦纶的企业只专注于锦纶,现在,已有恒申、永荣等企业向上游挺进,生产聚合切片,既供应给自家企业,也供应给长乐当地企业。产业链拉长、完善后,形成了互利共赢、携手共进的喜人局面:下游企业在家门口就能买到原料,降低了物流、仓储成本;而下游企业的发展壮大,让原料需求进一步增长,又推动上游不断扩大产能。

  不仅如此,这几年,长乐企业还更进一步,挺进到“更上的上游”——投巨资建设己内酰胺(CPL)生产线。己内酰胺是化纤行业重要的原料,目前国内市场半数依赖进口。这种局面,可望在几年后改变。

  2013年1月,长乐本土企业永荣控股落子莆田市秀屿区石门澳产业园,计划总投资200亿元,打造己内酰胺产业链项目,拟分两期投资建设60万吨/年己内酰胺、20万吨/年尼龙6生产线及其产业链配套项目。

  2013年5月,恒申集团发起的申远新材料有限公司,落户连江可门开发区,总投资400亿元,建设年产100万吨己内酰胺项目。目前,项目正在加快推进,一期计划于今年底投产。

  据了解,这两个“大块头”项目建成达产后,不仅能满足长乐锦纶企业的需要,也有望改变目前我国己内酰胺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,并将每吨锦纶生产成本减少3000元左右,让行业发展前景更加开阔。

  “产业的短板,也就是产业的‘痛点’,要排除‘痛点’。”“要向‘更上的上游’挺进。”

  面对挑战,企业家如何担当?

  长乐靠海,海水冷暖,游泳者自知。商海亦然。

  寒流当前,需要团队协作,抱团取暖。长乐企业家正是这样做的,陈建龙是其中的代表。

  作为长乐市经编协会会长,陈建龙以个人名义建立了应急保障基金,为困难企业提供周转资金,降低企业“过桥”成本。自2014年4月推出至2015年末,这一基金已为154家企业提供应急还贷资金22亿元,累计节约民间融资成本3000多万元。

  基金的运作流程类似“海峡·长乐周转贷”,只是审批者由官方机构变为了经编协会这一民间组织。“纺织行业我们做了几十年,大家都知根知底。只要你真心做企业、做实业,信誉好,就算一时很困难,我们也会放心地借钱给你。大家都讲诚信、肯拼搏,还有什么能难倒我们长乐企业家?”陈建龙的话铿锵有力。

  经编下游企业想申请信用证授信额度,因缺抵押物或担保人,银行不批怎么办?市经编协会再次挺身而出。他们携手中国银行、长乐农商行推出信用证产业链融资,由上游企业无偿为下游企业提供授信担保。

  “简单地说,一家下游企业A需要100万元原材料,又缺乏资金,可与恒申签订购销合同,再由恒申开出担保证明,向银行申请授信A企业100万元,A只需缴纳保证金的30%即30万元,就可以向恒申购买100万元的物品,半年授信时限到来之前,再将剩余款项还给银行。这减轻了中小企业的负担,解决了融资难、融资贵问题,也保证了信用证及承兑汇票真实用于生产,规避了部分盲目扩张行为。”长乐农商银行董事长苏良涛介绍说。

  截至今年1月20日,中国银行和长乐农商行已为长乐企业批复授信额度合计2.62亿元,还有2.48亿元申请正在办理中。

  尽管不少人为高风险的担保行为担忧,而陈建龙却毫不犹豫:“虽然做担保有风险,但这可以帮我们下游企业解决资金难题,培养一批更优质的长期客户,也保障了产业链的稳定。独木难成林,只有大家同心协力,才能共渡难关。”

  长乐企业家的这种担当精神令人感动。他们信心十足,依然专注实业,爱拼敢赢、永不言败,豪情和干劲激荡人心。

  金纶高纤董事长郑宝佑年逾七旬,但20多年草根创业的奋斗本色不改:没有节假日,每天早出晚归,工作十多个小时。去年,他还放弃了位于三楼的宽大办公室,搬到一楼只有20多平方米、玻璃幕墙装饰的房间办公。人们问他为何这么做?他说:“我要客户一进到办公楼就可以看到我,这样我可以第一时间对接他们的需求,解答他们的疑惑。”

  2012年,金纶产值突破100亿元,成为长乐第一家百亿企业,“领头雁”郑宝佑的这种拼劲无疑是重要力量。“市场是有规律的,起起落落都很正常。关键是企业处于低潮时,要保持住一颗平常心,坚守阵地,再寻求机遇,伺机而动,谋求发展,因为机遇与挑战总是并存的。挺过市场的严冬后,总能走进春天。”他说。

  每年春节期间,长乐市委市政府都会召开一场“爱乡创业”企业家新春座谈会,这一传统持续了十多年。在今年的座谈会上,恒申董事长陈建龙的一席话,打动人心:“日子年年难过年年过。有什么好怕的?再大的风浪,我们都见过。要相信纺织行业是全社会都需要的,永远不会过时。企业一时有困难怎么办?一个好汉三个帮。只要你不倒,身边处处有帮手。”

  正所谓,沧海横流,方显英雄本色。

  “市场是有规律的,起落正常。关键是企业处于低潮时要保持住一颗平常心,坚守阵地,谋求发展。”“再大的风浪,我们都见过。一个好汉三个帮。只要你不倒,身边处处有帮手。”

  记者手记>>>

  凝聚共识 危中求机

  “只有过剩的企业,没有过剩的产业。”记者在长乐采访中听到的这句话,是长乐政企人士在新常态下对纺织业这个传统产业的深刻认知。

  传统产业不等于“夕阳产业”。“衣食住行”是人们必需的,纺织业将永远存在。但这不等于具体做传统产业的某个企业不会“夕阳化”,很多企业会被淘汰。这里的关键就是看你有没有创新支撑,因为,创新能提高传统产业的供给质量,更好地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。

  长乐纺织企业,特别是龙头企业,为什么会屹立不倒,恒申合纤去年产值还突破百亿元,正是因为依靠创新驱动。什么叫供给侧改革?对企业来说,抓好创新,抓好结构调整,抓好转型升级,就是供给侧改革。

  “市场形势不好的时候,也是洗牌的时候。就像游泳,体力好、撑得住,游过去就是胜利。只要过了海,就是神仙!”这是长乐企业家坚定信心的表现。

  在长乐采访,碰到的企业家,虽非豪情万丈,但都是踏踏实实,埋头苦干,永不言败。当年他们草根创业,辛苦打拼,创下基业,但即便做大做强之后,他们依然不会贪图享乐,更不会挥霍一时。像郑宝佑、陈建龙等企业家,艰苦奋斗的本色不改,事必躬亲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。有人说,“信心比黄金还宝贵”。他们坚定信念,做好实业,无疑是下一步加快发展最重要的力量。

  “市场是有规律的,有高潮也有低谷,起起落落都是正常的。日子年年难过年年过。企业一时有困难怎么办?一个好汉三个帮。”这体现了长乐企业家抱团取暖的意识,彰显了可贵的企业家担当精神。

  一个产业做大做强,不仅是一家企业的事,更是全体企业“大家”的事,这就需要团队协作精神。可贵的是,在市场出现困难的情形下,长乐企业家不是自己玩自己的,而是挺身而出,尽力提供周转资金,扶持困难企业,帮助大家共渡难关。这种敢于担当的精神令人敬佩。

  “政府要稳住经济基本面,稳住大局,就要尽职尽责,精准服务企业。”这正是长乐党委政府作为“有形之手”发挥更好作用的表现。